欢迎您来到水一方

皮划艇

商城! 免费注册

皮划艇海洋洋流离岸风- 世界海洋事故

SAN JUAN ISLAND 和 puget sound 是西雅图附近的海洋舟目的地,归功人口密集,也是世界海洋皮划艇一个重心。

有意思的事是,很多海洋事故信息和图书资料,都指向一个地方:SAN JUAN ISLAND 和 puget sound。

那里加上温哥华岛,也许是除英国之外的世界海洋皮划艇首都,也是国际海洋舟事故的中心。
都说失温是海洋舟第一杀手,那么温度在这里起到多大作用。

如果穿上合适的干衣和潜水衣,在SJ岛附近的死亡事故可以减少一半以上。

SJ岛,常年水温在 8(冬天)摄氏度到13度(夏天)之间。 正好是诱惑力极强的陷阱,没有接近冰点,很多人就可能忽略失温危险,而7-13度附近水温估计囊括 75%以上失温大事故。

但是失温是有条件才会发生,那就是全面的失控。

全面的失控,最常见触发形式就是海洋洋流(离岸流),离岸风。
关于潮汐流和风的作用,俩年前就知道。

在经历了不少次实际体会后,领悟到一个道理: 潮汐流和风的相反作用导致大浪,是海洋皮划艇除失温之外,最重要需要认真对付的安全难关。

80% 以上大风发生在下午2点到4点,所以这个时候如果发生潮汐流和风的相反作用, 那么一天最大挑战十有八九,发生在这里。

潮汐流的流速也是蛮复杂东西,如果水文报告说最大流速,这个速度还不是最大值,我多次验证这点,在局部水浅处,在拐弯抹角处,这个速度比官方速度,可能加倍。

潮 汐技术不但是安全的设计要点(大局),也是具体运作时安全要特别注意细节。前几天这个马虎了一些,结果我(全队就我)被潮汐推到我, 距离设计的靠岸点, 1.5公里之外的地方。上百个 0.8米大浪后,才靠另一头的岸。同伴们因为出发位置没有问题, 因此按计划到达对岸。我只是与他们开始差30米,结果是1个多公里的距离。

这种领悟也感谢当地的向导,租船时反复交待哪些地方可能会遭遇这种作用,反复强调,把后果说得非常严重。巧合的是,我们遭遇中等的状况, 听他说的时候没觉得会发生。回过头来,这是海洋舟里安全最关键的技术所在。他反复强调过去因此死过多少人, 好些事故,人被漂到十几公里之外,让我联想国内的事故。前几天林权说离岸流很危险,大概也类似,我们评估过救援难度,海洋舟安全最大风险和后果,就在这 里。

然后加上失温跟进,成为左右人死活的绝大部分事故的原因。

 

capsized 翻船,rescued 被救援上, 虚线是漂浮的路线图

 

CYPRESS岛两面都有强劲洋流,最大俩到三节,根据局部加倍原理,几个拐角处最大有可能4-5节的流速,这正是事故流速的范围。
三角区是预测可能危险区, 事故发生在中间的一个, 也是最突出一个,凶多吉少

 

翻船事故的主角, 是有些大筏白水经验爱好者, 懂得一些洋流作用。翻船时候,是两股相反洋流作用,船夹在中间(在竖向旋涡中), 然后皮划艇无助地翻。

然后救生衣没穿(挂在船上消失了),浆没绑,消失了,主角曾经有效爬上了船,可是发现船密封出大问题,坐下去,船只露出头尾(船身在水里)。 水是冰冷地, 周围一公里没见其他人。试图游上岸,见插图往左拐,可是白费功夫。很侥幸在最后快失去知觉前关头,一种渔民爱好者经过并发现了他,于是救了上来。此时已经漂浮5-6公里,而且继续往离岸更远地方漂移
这种翻船的后果+冰冷水温,是皮划艇海洋活动,最绝望的失控结果。
解决办法当然有:


1)必须判断事故可能多发区, 然后上岛勘查

2)海洋变幻无穷,危险的地段也可以变得祥和, 需要时间等待

3)突出小岛后面有个抬船通道

而经验+耐心+勘查,是决定安全成败的最重要因素。

这个案例是非常经典案例,也警告爱好者,海洋的最坏后果非常严重,必须在安全合格才能在复杂水域活动。
案例 2:

又是一个尖角制造漩涡(还是在SJ岛附近), 强劲海流导致完全失控, 全部落水,近乎灾难但被救上,戏剧化的故事。

实线,皮划艇前进路线,WIND北风,海流向上,南到北,CAPSIZE 落水处,RIP CURRENT (海洋离岸流大浪),Back Eddy, 竖向漩涡,虚线,漂移路径,everyone out of water --人人落水处

 

这个事故发生在1993年三月,估计水温10-11度,事故主角是一位商业向导,带三位顾客,穿了救生衣,但没有穿任何水中防冻衣服。


这里说明一个现象:在北美,安全最守规矩的是海洋皮划艇的忠实爱好者,因为对大海的热爱,对大海最理解,也是对海洋最敬畏。

向导,究竟是为了钱主要目的,然后爱好为次要目的,对安全理解有时候似懂非懂。但是商业路线一般单一且挑战性低,而且因为熟悉,对当地路线上的危险比较清晰,尽管带了顾客,处理事故能力被降得很低,但总体出事概率也不高。

这个事故的起因,是一个弱小安全实力的队伍,走了一个挑战强的路线,打破了安全平衡,一旦时机成熟,一个重大事故就在眼前。
这个危险区域就在案例1 隔壁, 海流强劲,大概 2-3,局部很容易达到 4-5节。

又是尖尖角,尖尖角在强劲海流背后,容易形成漩涡,正是如此。

水温是危险的范围。

雪上加霜,北风至少有4级,往北流动4-5节海里,完全相对,最坏情形出现,基本上能产生1-2米大浪,而且无穷无尽。
在不对的地方,不对的时间,出现不对的皮划艇团队,事故是必然,不死就是侥幸。
故事的细节可以看出错误和正确交织进行。

他们1+4 (顾客)本来,目的是1.5 公里外的PEAPOD岛。

这里有俩个危险的决定:

错误1)1.5公里横渡,在四级风下, 也是一个比较冒险决定,这个决定对于有顾客的实力不强团队,就是一个危险的决定


错误2)中午1点下水,我反复说2-4点下午是皮划艇事故集中时间区,这个事故又符合这个规则。下午下水,必须对安全各因素超级敏感和保守。

往1.5 公里外的PEAPOD岛横渡,从开始就不够理智。向导的安全意识真不咋地。


错误3)一个大错,也是很多北美向导通病,就是对失温不够重视,潜水衣配置,增加成本增加麻烦让顾客觉得烦的事, 于是偷懒侥幸心理严重。这个地方10度水温,强劲海流,没有好商量余地,潜水衣必须。
正确1)出门带了呼救电话,信号弹, 这个是最后被救最重要的因素。

正确2)出发时还不是特别晚,这样出事还有时间搜救

正确3)几位顾客,看上去都身体素质还不错。
正确4)在走了半小时离岸快一个公里,目的地半公里地方,向导发现浪越来越大,决定取消跳岛,往岸边回头靠。继续往东北走方向走。

错误4)对风的判断,当天天气预告四-五级风,因为北风,出发点在岛南端,感受不到风的强劲,离岛后自然受风影响加大,这个是行程发现,而不是预测。作为划海向导,风几级和那个朝向,对线路影响,是出发前就可以弄清楚。显然向导没在乎天气这个对海洋危险最重要因素。如果心里有谱,行程和计划会安全很多。这个没有判断或失误,导致进一步的错和灾难发生。
错误5 )他们沿着岸边继续前进,快到劳伦斯角(顶端),他们突然停在水中结排吃中饭,而水就一步一步把他们推向角的外端,这里正是安全分界点,角的西边靠陆地,受陆地影响,显得平静没事,角的东边失去陆地屏障,风大浪急。这是这个事故最大错误之二(之一是失温)。 

结排在大风强海流中,可能是很危险概念(除非你能判断有益于安全)。

错误6)进入死亡陷阱, 等随波逐流到顶角附近,风已经很大,更可怕的是潮流的加入,相对最坏反作用加入,他们意识到危险,决定改变方向,当时有俩选择,原路回大陆,然后他们选择了另一个,最愚蠢的决定,往南端的原先目标PEAPOD走。终于狡猾敌人让天真无邪的孩子们上钩了。

原路走海流再强,还是有机会。但是往南走,不说一定,凶多吉少进入海流的主流,3-4节的主流而且逆流,你会发现是多么无助,打破你的节奏,失去方向,而且越挣扎离岸越远。

我本人在几星期前恰好体会这种失控,一旦被进入陷阱,就自求多福了,而且一慌更难找到方向。这种陷阱是看得不太明显,进入之后才发现是沼泽。往主流的边缘走才是解套办法。从例子2看,往西走解套。我遭遇是小翻版,因为周围没有那么大流也没那么大危险,最后变成我的体验和练习,完全控制船体不翻。
93年的事故失控发生地离岸就100米,离安静水面60米,这60米,好像隔了一个国家,任凭他们如何拼命,强劲洋流就不让他们前进几米,30-40分钟过去了,时间耗尽了体力,还是在海流里苦苦挣扎。 一组稍好,慢慢控制局面,另一组,慢慢水进船舱,失温也开始摧毁他们意志,突然一个不是特别大的浪把双人艇打翻。

后面的故事,记录了海洋皮划艇最经典事故之一的宝贵细节?在这种地方落水后,会一步步发生什么,该做什么?


如何避免进入这种死亡陷阱,是皮划艇安全最难技术之一。 光从船上观测,也不是特别准确,必须是把风海洋图拿出分析,结合观测结果,进行快速判断和决定。

这种拐角铁定是危险区,把当时当地洋流风搞清楚,再加靠岸观察,应该是最科学的处理原则。

海洋超级能量,救援场面之大,危险相当隐蔽,让人容易麻痹,翻那瞬间不太可怕,可怕的是它的后果。在白水里也许就是2级的翻船,但可能导致4-5级的救援难度。

文章评论

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

请在这里发表你的评论

用户名: 匿名用户

评价等级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