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您来到水一方

皮划艇

商城! 免费注册

皮划艇漂流恩仇记

出人意料的“共赴一死泯恩仇”

雷建生分队离开达日下漂之后,用六天的时间在青海、四川和甘肃三省交界处绕了一个360度的大弯,又返回到青海省内,进入了拉加峡。

拉加峡——这个长达216公里落差588米的大峡谷是黄河从青藏高原向黄土高原落下的台阶,经历过长江漂流的雷建生认为其水情之凶险不在金沙江之下。雷建生在接近军功县的宁木特大桥上看到一条用白漆写下的大标语:“北京队,洛阳队,1987年经此地”。这分明是郎保洛分队留下的。雷建生脸色沉下来:显然队伍的分裂已公开化了。他让袁世俊上去把“洛阳队”改为“河南队”,他要做最后的挽救。
6月7日,雷建生赶上了北京队和郎保洛分队。当时他们正停在塔玛特级滩前观望 皮划艇水情。这里河面狭窄,中间有个四米高的大跌水,下面是跌水砸出的一个深潭,两个皮划艇漂流队对如何冲过这道难关正犹豫不决。雷建生上来观察了一下,马上下令:“冲滩!”他带着三个人上了皮划艇。他已经看好了路线,沿着右岸悬崖边有一个不到三米宽的乱流,从这里冲过去可以避开大跌水。果然,他的皮划艇在激流中画了一个漂亮的弧线,飞也似的越过了险滩。这时两岸观阵的人群发出了一片欢呼,这位皮划艇漂流高手果然身手不凡。就这样,雷建生的皮划艇成了两个队的领头船,连过了几个大险滩。这时的郎保洛气势已减,周念军重伤,石峰、程旭东被拘捕,使他失去了左膀右臂,皮划艇几次遇险造成多处漏气,需要不断地修补。第二天继续闯滩时,雷建生主动找到郎保洛,装作不经意地说道:“今天咱俩上一个皮划艇船吧。”郎保洛犹豫了一下,跟着上了船。雷建生掏出一个塑料袋,倒出了10粒蚕豆,这是他们今天最后的口粮了。五个上船的人,每人分两粒,吃完就开始冲滩……这是黄河皮划艇漂流开始以来,两位皮划艇漂流队长第一次同舟共济。

文章评论

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

请在这里发表你的评论

用户名: 匿名用户

评价等级:
www.miitbeian.gov.c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