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您来到水一方

皮划艇

商城! 免费注册

组队皮划艇漂流

春节后,雷、郎二人再次来到郑州,表示可以共同组队,但队员名单要共同确定,原则是双方的人数要对等。这场马拉松式的谈判先是在我的办公室进行,后来又转移到我的家中。经过漫长的协商以后,二十多名队员的名单初步确定,但在队长人选上又卡了壳——由谁担任,对方都坚决不接受。经过通宵达旦的谈判,记者提出的折中方案勉强通过:实行双队长制,不分正副。雷建生又提出,让三名记者参加组成五人队委会,以居间协调,主持公道……

问题似乎解决了,但两个队长,两套人马,总是很难协调。4月下旬,队伍开始向黄河源头进发,刚到西宁,就发生了一次流血事件。原因是队里多出了一个人,在名单之外,叫张宁生,是郎保洛带来的。于是赶紧召开队委会,多数意见是不能接受,请他返回河南。消息一传出,一个叫石峰的队员(郎保洛的铁杆)掏出匕首拼命。我上前去夺他的匕首,结果虎口被割了一个大口子,鲜血淋漓……最后石峰虽然在全体队员会上做了几句检讨,但张宁生却并不离队,一直跟着上了河源。

文章评论

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

请在这里发表你的评论

用户名: 匿名用户

评价等级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