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您来到水一方

皮划艇

商城! 免费注册

春节怒江大峡谷的独木舟之旅

刀落溅血……! 这是3月3日的昆明之夜,就在前晚的昆明火车站,暴徒们屠戮平民。——这是我所生活的城市,我热爱这个地方,正如爱我自己家人,正如看待自己的船,正如爱这片山和水。但这却是我所经历的时代。 亲爱的读者们,当我给你们讲述我们怒江的故事之时,当在此落笔之时,我的情感在善与恶、美与丑之间跌宕。在这安静的夜里,夜空星辰闪烁如谜,蓝黑见心,我在这安静的屋里,我心如怒江汹涌。 “这里有这么好的河流和这么好的人,我肯定会再回来。” 这是艾瑞克.杰克逊告别中国之行的结束语。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,天下没有能被熄灭的力量——回想怒江大峡谷的春节之旅,我希望告诉你们的是: 她是如此美丽,她是如此愤怒,她是如此安静——她是怒江,她是我们的怒江,她是中国的怒江,她是人类的怒江,她是地球的怒江。 她很难接近吗?不! 暴徒们所拥有的是他们可怜的遭遇,也是他们残忍的愚昧。也有一种自以为是的愚昧,在本质上与暴徒们如斯,那就是人类对待大河的手段——狂野之河的怒江,万年亘古奔流,为什么为了这代的某一群人的眼前经济,就冠冕地要将她杀死?我们这代人,以及我们的子孙后代,都可以在这大河之上起舞纵舟,从现实地角度来讲,完全可以有最恰当的方式,保留这条比科罗拉多大峡谷还壮丽还野性的大河。 2014年之春,正月初九,怒江老虎跳。 蓝色、橙红的皮艇,在青碧快速的江面上急坠滑落,跳入了老虎滩的冲天白浪中,如小李飞刀、闲庭信步,倏然、准确、优美。小小的人与艇,钻进了巨大的白浪中,在那一两秒之间,又被浪推到顶峰,瞬间又刺入白水里,眨眼工夫则自瀑流中弹出。 怒江州泸水县的秤杆乡,往上游九公里去处,为怒江险滩的一个著名标志:老虎跳。她在傈僳语中的发音为“腊跨洛”或“腊玛登培”,为老虎跳峡谷之意。冬日怒江平均江面宽度约60余米,到老虎跳这里,倏然收紧到30来米,最窄处仅为10米。凶、险、杀,但她是如此美。 世界冠军杰克逊家族起头,引领中国选手们过了这个滩。大自然的凶险和野性之后,存有自然天地的价值观与本质规律,只要人类遵从善美和规则,她回馈的是生命之舞的美轮美奂。过滩是一个过程,在水洞中则是一种游戏:当水流从上而下遇巨石而有激流洄水,划艇者在这个水洞中,持艇做出“自由体操”,高 手大神们则可以前后空翻、车轮滚、正反筋斗、皮艇的“托马斯全旋”、以艇的任一端为支点倒立、腾空、侧滚翻、平旋……

文章评论

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

请在这里发表你的评论

用户名: 匿名用户

评价等级: